世代宣教的網際網路應用』

 

引言「e世代」的來臨

 

狄更斯以法國大革命作為時代背景所寫的小說『雙城記』開頭的一段話說:「那是最好的時代,也是最壞的時代;是智慧的時代,也是愚蠢的時代;是信仰的時代,也懷疑的時代;是光明的季節,也是黑暗的季節;是充滿希望的春天,也是令人絕望的冬天;我們的前途擁有一切,我們的前途一無所有;我們正走向天堂,我們也走向地獄總之,那個時代和現在是如此的相像,以至於它最喧鬧的一些專家,不論說好說壞,都堅持只能用最高級的形容詞來描述它。」

 

「這是什麼樣的世代?」,每一個世代都有人會提出這問題,不管在哪個世代,也都有人會對他們自己所處的世代說:「這是最好的時代」,或說:「這是最壞的世代」。不管人的看法如何,時間沒有停下它的腳步,一個世代過去另一個世代又來,從不會因人的質疑有所減緩或加速。

 

一個世代的形成不是偶然的,必定有一個過程,跟e世代有關的一個詞是「e化」,有人說:「e化是60年代的電動化,70年代的自動化,80年代的電腦化,90年代的網際網路化的總稱,所以e化可能是以上的任何一項或多項的組合。[1]由此可見,所謂的「e世代」就是「e化」已經成為社會生活各個層面的基本要素。身處在「e世代」當中,教會事工的「e化」已經不可能置身事外了。

 

教會面對「e世代」的態度

 

「e世代」的來臨,在華人教會圈中有人悲觀的認為這是「最壞的時代」,卻也有人說這是「最好的時代」。當然,從正面及負面角度探討教會事工的「e化」,都可以找到理直氣壯的理由說該做或不該做,保守一點的人會加上一句「多觀察」或「多小心」。有一位在資訊界擔任多年高階主管的弟兄舉出,網路對社會文化可能帶來的衝擊包括:1.知識爆炸,心靈窒息;2.無限連結,無限疏離;3.虛擬價值,虛擬人生[2]。另一位姊妹在專文中指出,網路文化對社會帶來許多負面的衝擊,包括許多色情、暴力、犯罪等資訊的氾濫,使青少年易於取得相關資訊而導致起而效尤,並且網路也造成膚淺文化的成形[3]。在積極的看法中,有人認為網路提供許多有價值而實用的資訊,在個人化學習方面也可帶來相當的助益[4]。就教會各個層面的事工而言,也有人抱持非常樂觀的態度,認為「教會實在不應該再有任何不架設網站的藉口了[5]

 

華人教牧同工應當如何看待「e世代」中網際網路的影響力,是值得探究的課題,除了從相關文章的論述,決定採取何種因應態度外,是否有比較客觀的方法,幫助了解網際網路的狀況。雖然具有資訊背景的教牧同工鳳毛麟角,但有一些簡單的方法可以了解基督教在網際網路中的概況。例如以目前網際網路上最熱門的搜尋引擎google作個小小的實驗,分別搜尋「sex」、「christian」、「church」等字串,所得到的結果並不會令人太失望[6]。通常網際網路中的色情網站數量被認為是數量最多的,以「sex」與「christian」、「church」字串所搜尋的網頁數量比較,讓我們看見基督教界在網際網路中所做的努力,實際上也已經具有相當規模了。

 

教會能利用網際網路做什麼事

 

不管是爭取這個虛擬空間的版圖,或者建立更大的影響力,教會界在網際網路中已經有許多人付出努力了,我們接下來要問的問題是,教會可以在網際網路的世界中做什麼事?

 

前中華信義神學院副院長江茂松牧師指出:「隨著網路使用人數的急速增加,網路宣教成為教會不能闕如的一種宣教方式。」不過他也提醒:「網際網路絕對不可能取代教會現行的各項宣教事工。[7]除了宣教事工之外,也有人從網路頻寬的日益加大,提出教會可以從影音材料的製作,減低單單看文字及圖片的隔閡感,透過寬頻網路可以做的事除了以活潑的動畫傳遞信息之外,還有透過即時視訊系統進行一對一的諮商輔導、以視訊會議取代傳統的會議方式等[8],這些視訊功能應用得好,不但具有更好的時效性,在金錢的節省上也有相當的幫助。

 

事實上,網際網路除了具有提供資料的功能外,事實上也是一個蒐集資料的工具,例如在美國加州的Biola University,為學生提供網路諮商的服務過程中,同時也把所收集到各種不同問題,重新分類整理後作成各類相關問題解答的網頁[9]。此種應用可以讓網路資料的使用者兼具資料提供者的身份,這種網路特性不但可以用來增加資料,還可以利用這種「回饋」特性,從使用者的反應來改進網站的內容。

 

教會網站的經營管理

 

雖然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教會架設好網站,但因認知上的錯誤而導致做法偏差,使網站形同虛設沒有發揮功能,因而浪費許多寶貴的資源。最常見的問題就是網頁的更新速度太慢,甚至有從來不更新資料的網站,這種幾乎不經營的網站最大的功能,就如同電話簿上的一筆資料,除非是刻意的尋找,否則在成千上萬的網站中被點閱[10]的機會實在微乎其微。

 

一個教會網站的資料,基本上包括三種形態,第一種是保持固定不需要時常更新的資料,例如教會的通訊資料、傳道人資料、例行性活動等;第二種資料形態是定期或不定期變動的資料,例如週報、講章、聚會資料等;第三種資料是值得累積的資料,例如每週的講章可以累積成講道集[11]、具有知性的活動資料可以累積為專業資料[12]。這些在網站上的資料除了被閱讀使用外,事實上還有其他附加功效。以個人所服事教會的網站為例,屬於福音預工性質的插花班,把數年來開班的講義(包括文字與圖片)整理上網之後,有不少人搜尋到此網站的插花班資料,而聯絡過來。過去新開班招生人數很少達到額滿,但網站資料所累積下來的資料,讓搜尋相關資料的人得以與我們連絡,以致於後來開班的學生人數都呈飽和狀況。

 

網站應用於牧養方面,除了前述的視訊工具、留言版、Q & A 專欄外,還有時下最流行卻常被認為藏污納垢的「聊天室」,雖然「聊天室」被一些人用來作為發展網路一夜情的工具,但在適合的管理上,能夠建立小群的互動團體,經過一段時日之後可以跨出虛擬進入實境。這方面的應用,在學生族群方面,台灣校園團契的「哇勒星球網站」[13]已經有非常好的成效了。

 

當我們在網路的虛擬世界中,開始和一些人接觸並建立友誼之後,下一部要做的就是把人從虛擬空間帶到實境世界中。這方面個人所參與的網路福音事工中,就曾經有很好的經驗[14],這種方式對實體教會發展社區關係是很有幫助的。從開始個人關係到邀請加入群體的整個過程,都可以透過網路上的運作達到目標,等到有面對面的接觸後,教會便可以按照一般的跟進關懷做法,把人帶進教會。

 

教會網站能對實體教會產生實質的幫助,並不是靠單一的資料或工具,藉由各種網站功能作靈活應用,往往會產生意想不到的結果。

 

一些對教會網站的誤解

 

教會網站並不是一個自動化的宣教佈道工具,在經營管理教會網站所投注的心力,並不亞於牧養實體教會,對教牧人員來說雖然工作量會變多,但在實質的回報上也是相對的。就如同保羅在哥林多後書9:6說的:『少種的少收、多種的多收.這話是真的。

 

就個人觀察,許多教會的教牧同工或決策者對架設教會網站遲疑不前,基本上是帶有一些不必要的錯誤看法。最近我邀請一個教會參與我的研究計畫時[15],對方所表達的疑慮,其中就有許多不必要的擔憂。包括網站遭駭客侵入破壞、管理網站會導致時間不夠….等。就這位牧者所提出來的擔憂,前者是多慮了,通常網頁並非放在個人電腦上,而是集中放置在伺服器中,一個伺服器中有數十甚至數百個網站,若伺服器主機的管理者沒有具備阻止駭客侵入的能力,這樣的主機代理服務是無法存在的。第二個擔憂,是否會增加工作量的問題,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,若是網站的資料無人瀏覽使用,當然架設網站會成為一種多出來的工作,但如果在網站上放置的資料原本就是需要傳遞給許多不同對象的,放在網站上由使用著自行上網查閱或下載,自然會節省掉這類重複性的資料傳遞工作。

 

網站能為教會帶來多大幫助的想法,也有一些錯誤的期待,有人以為電腦及網路是一種自動化的設備,只要將資料放到網站上,就會自動的產生出結果來。有一些在國外讀完書預備返國的基督徒會從網路上搜尋教會,或許因此加入有網站的的教會,但這種被動的等候,不應該是設置網站的目的。

 

異地宣教的應用經驗

 

個人在2002年的八月到十一月間,全家有大約三個月的時間,以安息年休假的方式到日本協助一位同工所服事的教會[16],這次是到異地異文化環境生活,但服事的對象仍是同文化的華人,大部分為中國大陸留日學生,有少部分為華工(外勞)或畢業後留在日本工作的人。雖然前往日本前已經將教會三個月的事工作好安排,但這是我在教會服事十多年來第一次離開這麼長的時間,心中難免有些掛慮。事先打聽日本的狀況後,便借了一部手提電腦前往。

 

我們一家三口,當時孩子才一歲三個月大,出發時孩子開始有發燒現象,抵達第二天他身上開始出現疹子,後來轉為紅斑。而教會的弟兄姊妹全是比我們年輕許多的學生,或尚未有小孩的夫妻,問了半天也不知道要找什麼醫生看,當時的憂慮不在話下。後來同住在教會的弟兄把電腦網路的線路拉好,我便上網向教會中做醫生的會友求助,後來獲得相關資訊後,心裡便落下一塊大石頭了,原來兒子只是出玫瑰疹,幾天後便自然痊癒了。

 

在日本三個月期間,我需要在週六與週日分別在兩個教會講道帶查經,另外還有禱告會[17],服事的份量比在台灣原本的教會還重,原先預備的材料不夠使用,也是透過網際網路在自己教會的網站補充(我把用過的講章及查經資料都放在自己的教會網站上),或到其他網站尋找合用的材料。

 

這一段期間,透過電腦網路的即時通訊(ICQMSN[18],也與兩位分別在法國巴黎及加拿大溫哥華的會友經常作聯繫。在巴黎的那位會友是留學生,正開始積極參與教會服事,在青少年事工中遇到問題,會需要帶查經時,我透過網路提供他一些建議,也討論要如何處理問題。在溫哥華那位會友是信主受洗後兩個月全家移民去加拿大,透過電腦網路的通訊,我繼續解答他的信仰問題[19]

 

當我越來越了解在日本的這兩個華人教會的情形後,便建議他們架設一個網站,一方面用來聯繫會友,另一方面也可以讓剛抵達日本的華人基督徒能夠找到他們的教會,於是透過網路與自己教會負責做網站的同工協助,我在日本將相關資料整理好,他在台灣做好日本華人之家[20](教會)的網站。因為日本華人之家並沒有能長期維護網站的同工,所以這個網站的資料以介紹教會,及教會的通訊為主要內容。後來在半年以內,有三位找教會的人因這網站找到他們。

 

三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,在這段時間看到他們對聖經真理的渴慕,也發現有些熱心的會友在沒有傳道人時需要上講台講道,有一次跟一位在名古屋有安排講道的姊妹交通,她承認她的裝備及訓練實在有限,有些時候站在講台上不但自己挫折,也從台下聽眾的反應感受到他們並未得到足夠的屬靈供應。回到台灣後,正好有一位同工正在製作一系列的訓練課程,這些課程是影音材料,以光碟片存放。我便將這一套課程做了整理,編排出講義並就內容作分段,寄一套光碟到日本請一位讀資訊相關科系的弟兄,把光碟的影音格式轉為能在網路上播放的格式。我這邊又架設一個專門用來提供訓練材料的網站,那位在日本的弟兄把處理好的檔案直接傳到伺服器(主機),大約不到半年的時間,一個可以透過網際網路學習聖經課程的網站便誕生了[21],我也在這網站上匯集一些其他網站的類似材料,只要在網頁上做連結,透過網路網網相連的特性,只要進入這個網站,便可以看到其他的學習課程。這是屬於非同步的遠距教學網站,因為沒有時間管理,所以採取開放的方式,使用者不需要經過註冊程序,都可以直接按著需要使用上面的資料。

 

雖然只有短短三個月的時間,反而產生出許多時效性很長的事工,這都是拜網際網路這種工具所賜。如果長時間宣教能善用網際網路這項工具,相信影響是不可限量的。

 

黃羊川模式

 

在討論長時間宣教的網路應用之前,介紹一個在中國西北發生的故事,這個故事從二○○○年的秋天開始,目前至少有兩本書介紹這個工作[22],另外有一本書以此事工作為重要的實例[23]。這一個事工起於一位在大陸的台商基督徒,當他接觸到一個名為黃羊川的小地方後,開始了一個透過網路幫助當地的計畫,後來為這個計畫成立一個公司來推動[24]。這是一個兼具扶貧、開發及訓練的工作,推動者發下豪語,十年開發大西北有成,要透過網際網路協助原本貧瘠,以農業經濟為社會結構主體的中國西北,轉變為以知識經濟為主體的社會。他們協助這個地區的學校作資訊教育,訓練當地的學生具備電腦及網際網路的使用能力,讓他們將來不需要離鄉背井就可從事以腦力為主的工作,進而改變這個地區的經濟結構。這一個計畫從二○○○年秋天接觸第一個學校開始,到目前已經有七十八所學校加入這個計畫。

 

「黃羊川」故事的發展模式,對於在落後國家是否能夠將網際網路應用於宣教事工的疑慮,是一個非常大的鼓舞。中國大陸的網路環境成長速度非常快,以上網人口來說,在一九九七年十月底約有六十二萬,到了二○○二年七月底,上網人口已經達到四千五百八十萬[25]。網際網路的硬體設施,在原本落後的地區比許多開發或先進地區更容易建設,因為不需要經過更新汰換設備的過程,而直接以最先進的技術及設備建設。此種現象,值得各宣教機構在訓練宣教士的過程中,加強電腦與網路的操作能力。

 

「e世代」的宣教士

 

不管是離鄉遠赴異地的宣教士,或者一般教會的教牧,若排除語言及文化因素,兩者的工作內容實在沒有太大分別,都一樣需要向非基督徒佈道和牧養基督徒。在全世界日漸「e」化的當下,網際網路的應用勢必成為生活基本工具。

 

一兩百年前的宣教士遠渡重洋前往異文化地區傳福音,輪船是主要的交通工具,每一次前往或返國,都要花上數週甚至數月的時間。今天的宣教士搭著飛機,在兩天之內可以抵達世界各地。過去的宣教士在海外巴望著郵件到來,以慰藉思鄉之苦,今天的宣教士一天之內甚至可收到數十上百封的電子郵件,有時間的話,還可以透過視訊工具天天與親人見面。過去的宣教士前往工場時,背著陳重的書籍資料,仍時常感到資源的不足,今天的宣教士一部手提電腦,在硬碟中所裝的檔案相當數百本甚至千本書籍資料,不夠使用時還可以透過網際網路搜尋,或者請別人協助以網路傳送所指定的資料。

 

「e世代」的宣教士雖然有過去宣教士所沒有的條件,但在應用網際網路於事工時,不可忘記所有事奉的目的是什麼,要以神的管家自居,因為『我們傳揚他、是用諸般的智慧、勸戒各人、教導各人.要把各人在基督塈鳩馴全的引到 神面前.(西 1:28

 


 

【參考書目】

David J. Bosch。<更新變化的宣教-宣教神學的典範變遷>,白陳毓華譯。台北:華神,1999

查理斯•克拉夫特。<改變生命的溝通傳播-基督徒做見證的溝通傳播理論>,石彩燕譯。台北:華神,2002

恩格。<當代教會傳播>,白嘉靈、郭惠瓊譯。台北:華神,1986

林光信。<黃羊川>。台北:未來書城,2001

林光信、溫世仁。<告別貧窮黃羊川二部曲>。台北:未來書城,2002

溫世仁。<中國經濟的未來>。台北:天下文化,2003

經濟部技術處。<2002網際網路應用及發展年鑑>。台北:資策會,2002

 

【期刊文章】

杜明翰,『邁向二十一世紀網際網路的趨勢與衝擊』。宇宙光,2001.1

郭秀娟,『網路宣教時代的來臨?!』。校園雜誌,1998.七、八月號。

李道宏,『中國網路宣教事工研討』。華傳路,2002.11/12

江茂松,『善用網路建立教會』。教牧分享,2003.五月號。

江茂松,『網路與宣教』。新使者,1997.10

黃雅各,『網際網路未來趨勢與教會應用』。青年團契,2000.6

李建華,『寬頻時代的福音傳播』。青年團契,2000.6

劉鎮歐,『邁向網路對話新世紀網路宣教室工的神學省思』。曠野跨世紀小百科,1998.10

許聞廉,『迎戰e世紀網際網路帶來的生活革命』。曠野跨世紀小百科,2000.8

StraussG. H.,『Promoting 20/20 VisionAQ & A Ministry to Undergraduates』。Journal of Psychology and Theology2002, Vol.30. No. 3, 228-233

 

【網際網路相關專題】

李紫陽,『資訊化教會與福音機構』。http://www.ccea.org.tw,華人教會資訊中心,2002.3

王祈,『也談教會e化』。http://www.ccea.org.tw,華人教會資訊中心,2003.10

黃經堯,『網路上的團契』。http://www.ccea.org.tw,華人教會資訊中心,2003.10

王獻宗,『迎接網路化的教會與福音機構』。http://www.ccea.org.tw,華人教會資訊中心,2002.4

阮祖琦,『資訊e言堂』。http://www.ccea.org.tw,華人教會資訊中心,2001.4

 

【相關網站及網頁】

福音聚會紀錄。http://wbbs.fhl.net/php/ann.php?fun=0&path=TaipeiTalk/1997_1129/pre

http://daanch.fhl.net:宣道會大安福音堂網站。

http://www.tlc.org.tw/other_week.htm:信義會真理堂講章網頁。

http://jccch.fhl.net:日本華人之家網站。

http://www.walei.net:哇勒星球網站。

http://daanch.fhl.net/chwebplan.htm。『教會網站應用研究計畫』

http://szts.fhl.net/。神州神學院網站

http://newline.online.tj.cn/big5/index.php。千鄉萬才公司網站。



[1] http://www.ccea.org.tw/it//Functioncode/Publish/focusnew.asp?type=3

[2] 杜明翰,『邁向二十一世紀網際網路的趨勢與衝擊』

[3] 郭秀娟,『網路宣教時代的來臨?!』

[4] 許聞廉,『迎戰e世紀網際網路帶來的生活革命』

[5] 江茂松,『善用網路建立教會』

[6] 2004.3.1下午5:00以台灣google網站搜尋這三個字串所得的結果是:含有「sex」字串的網頁約有254,000.000個,含有「christian」字串的網頁約有43,100,000個,含有「church」字串的網頁約有43,400,000個。網頁數不等於網站數量,通常一個網站會包含相當數量的網頁,而且網際網路中的網頁數量隨時都在變動,甚至所搜尋到的網頁可能已經不存在。另外網頁中含有某字串,不一定代表那個網頁就是該字串意義所呈現的性質。此實驗的數據雖然只是非常粗略的比較,但仍具有推估網站規模的價值。

[7] 江茂松,『網路與宣教』。

[8] 李建華,『寬頻時代的福音傳播』。

[9] StraussG. H.,『Promoting 20/20 VisionAQ & A Ministry to Undergraduates』。

[10] 「點閱」就是指進入網頁瀏覽內容的意思。

[11] 例如 http://daanch.fhl.net/speech/speech_main.htmhttp://www.tlc.org.tw/other_week.htm

[12] 例如 插花班http://daanch.fhl.net/flower/flower_main.htm、烹飪班http://…./foods/foods_main.htm

[13] http://www.walei.net/:哇勒星球網站。

[14] 福音聚會紀錄。http://wbbs.fhl.net/php/ann.php?fun=0&path=TaipeiTalk/1997_1129/pre。我們稱這種福音聚會為「網友會」或「網聚」,本人一共參與籌辦三次這樣的活動,利用每年感恩節的機會,以感恩節烤火雞大餐為訴求,在活動中除了火雞大餐外,還安排互動與知性(福音信息及見證)的內容。第一年出席40人,第二年有80人,第三年激增為200人。每一次活動的籌備與邀請都是透過網路聯繫及安排分工,出席者也可透過網路的邀請,達到基督徒與非基督徒各半的比例。

[15] http://daanch.fhl.net/chwebplan.htm。『教會網站應用研究計畫』

[16] 那位同工是由台灣去日本的宣教士,服事數年後安排一年時間的安息年到北美進修。

[17] 週五中午從福井出發,傍晚抵達後吃過晚餐開始禱告會,週六上午名古屋教會崇拜,下午查經,傍晚搭車返回福井,主日上午福井教會講道,下午查經,週四晚上福井教會禱告會。

[18] 這兩種工具很類似,主要以文字作為對話工具,但當雙方的電腦都有語音通訊設備時,便可以如同電話一樣直接通話。後來這類的工具又發展出視訊功能,只要加上一部攝影機或數位相機,對話的雙方可互相看見。

[19] 這一位姊妹剛移民過去,有大約半年的時間我們時常以此方式聯繫,後來他適應當地生活後,聯繫次數便逐漸減少了。

[20] 網址是http://jccch.fhl.net/

[21] 這個網站叫『神州神學院』,網址是http://szts.fhl.net/

[22] 林光信。<黃羊川>。&林光信、溫世仁。<告別貧窮黃羊川二部曲>。

[23] 溫世仁。<中國經濟的未來>。

[24] 這公司名為「千鄉萬才」公司,網址是http://newline.online.tj.cn/big5/index.php

[25] 經濟部技術處。<2002網際網路應用及發展年鑑>,3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