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教會需要什麼執事」腓立比書2:25-30

 

『然而,我想必須打發以巴弗提到你們那堨h。他是我的弟兄,與我一同做工,一同當兵,是你們所差遣的,也是供給我需用的。他很想念你們眾人,並且極其難過,因為你們聽見他病了。他實在是病了,幾乎要死;然而 神憐恤他,不但憐恤他,也憐恤我,免得我憂上加憂。所以我越發急速打發他去,叫你們再見他,就可以喜樂,我也可以少些憂愁。故此,你們要在主媗w歡樂樂地接待他,而且要尊重這樣的人;因他為做基督的工夫,幾乎至死,不顧性命,要補足你們供給我的不及之處。』

 

 

(一)傳道人與執事及同工的關係

腓立比書二章19-30節,保羅曾經在羅馬打發兩位同工到腓立比的教會。一位是提摩太,根據提摩太前後書的內容,我們肯定提摩太也是一位傳道人,至於保羅差遣的第二個同工--以巴弗提是誰,這一段經文可以幫助我們瞭解。

25節中,保羅說以巴弗提是:『我的兄弟、與我一同作工、一同當兵、是你們所差遣的、也是供給我需用的。』以巴弗提原來是腓立比教會差去供給保羅的需用,並且服事保羅,和他一起作工的人。提摩太是保羅差去腓立比代表他的人,以巴弗提是腓立比教會差遣去幫助保羅的同工,一個是保羅的代表,一個是腓立比教會的代表。對保羅來說,以巴弗提是一位很好的同工,保羅稱呼他為弟兄,形容他是一同作工、一同當兵的同工,最重要的是,他是被教會差遣來幫助保羅的人。以巴弗提為腓立比教會作兩件事情,一是作教會與保羅之間的連絡人,在聖經中『所差遣的』,意思就是傳遞信息的人;第二件事,以巴弗提將教會對保羅的奉獻送過去。從上下文看,以巴弗提留在保羅身邊有一段時間,親自協助保羅。

保羅用一同當兵形容這位同工,是一種很特別的用法。當過兵的人都知道,在軍隊裡面階級分的很清楚,士兵、士官、軍官都各有職責,所受的待遇也不一樣。我當兵是在軍艦上面,每隔一段時間軍艦都要進船廠做保養,有些時候工人不夠,許多兵能做的工就由兵來做,到了保養結束時,上面會撥工資給這艘軍艦,軍艦上的主管把這些錢按部門、階級的發給大家,大部份實際作工的兵只象徵性的拿到幾百塊錢,其他大部份的錢都被軍官分走。在保羅的看法上卻不是這樣,服事主的人沒有階級的分別,將來在神的面前都得到一樣的報答,有些人有一種觀念,以為傳道人跟牧師以後上天堂,住的房子會比執事和信徒的大,受的待遇會更好。這是錯誤的想法。舊約及新約聖經中,對服事的人有一個共同的原則,參與服事的人不分身份、地位及服事的內容,都要得到一樣的報答。

舊約民數記31章記載一個戰爭,以色列人跟米甸人打仗,打贏以後得到許多戰利品,他們分配戰利品的方法記在25-27節:『耶和華曉諭摩西說、你和祭司以利亞撒、並會眾的各族長、要計算所擄來的人口、和牲畜的總數。把所擄來的、分作兩半、一半歸與出去打仗的精兵、一半歸與全會眾。』出去打仗的精兵和留守的會眾各分一半,這個意思就是,去前線直接打仗的和留在後方幫助打仗的,功勞是一樣的。在新約中也是一樣,馬太福音25章有一個比喻,一個人要到國外,他把家業交給僕人管理,按著他們的才幹交託不一樣的責任,回來的時候便一個個和他們算帳,領五千跟兩千的僕人都忠心的經營,又各賺了五千兩千回來,這個主人怎樣報答他們呢?(左右兩邊的人一起讀一節)21&23節:『主人說、好、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.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、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.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。』才幹大小不同、領受不同責任的僕人,凡忠心服事的,他們都可以得到一樣的報答。

保羅跟以巴弗提之間的關係,以今天的教會情況來看,可以說保羅是一位傳道人,以巴弗提是一位教會的執事或熱心的會友。對一個傳道人來說,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有弟兄姊妹願意幫助他、為他禱告,成為他的好同工。有些時候有人對我跟美環說我們是好傳道人,其實我們每次聽到這話心裡面很不好意思,常覺得有許多虧欠,有許多事我們不懂,也不會做,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好的。反而覺得在這個教會服事,是我們的福氣,因為有許多會友跟執事,常默默的幫助教會的事工,常常為我們禱告,否則,那有一個教會禮拜一到禮拜五都沒有傳道人在,經過將近三年還能繼續維持下去。因為有執事及許多參與服事的同工,我們才有機會唸書。

(二)執事同工在教會中當受怎樣的待遇

29-30節是今天的經文中最主要的兩節經文,保羅教導腓立比的教會如何對待這位弟兄。除了這一段經文,保羅也在羅馬書(16:1-2)、哥林多前書(16:15-16)及帖撒羅尼迦前書(5:12-13)有這方面的教導,羅馬書特別提到一位女執事「菲比」,哥林多前書提到一位男執事「司提反」,教會應當要接待並尊重這些同工。

保羅說:『故此你們要在主媗w歡樂樂的接待他.而且要尊重這樣的人。』「要在主媗w歡樂樂的接待他」意思就是,要教會承認他的地位跟他在主裡所作的工。可能因為身份的關係,傳道人在教會中常受到會友的關心、接待和慰問,執事事實上更需要弟兄姊妹的關心、接待和慰問。擔任執事及同工的人,一方面有自己的工作要上班,另一方面要為教會的事付出時間精神體力,他們和每一位弟兄姊妹一樣也有自己的家庭和難處,大家當然更要關心、尊重這些人。服事的人受到鼓勵之後,他們會更加的付出代價在服事的工作上。

寒假時,我們神學院一共有九天到中南部的教會,巡迴舉辦特別聚會,每一場聚會都有一位學生講道,我也被安排在其中一天講道。我非常不喜歡這種安排,因為這樣有一點像講道比賽,全校連老師一共有四十幾個人出去,扣掉這九個人,有三十幾個人像評審委員一樣每一場都聽,心裡面會對這九個講道的同學做比較,雖然嘴巴裡不說,行動上卻會自然而然的表現出來。通常每一次聚會完,講道的人都會有同學向他示意,跟他握手說講得很好,其實這只是禮貌上的招呼,真的講道好的同學,會有人告訴他說,你的信息給我什麼幫助,那裡感動我。我是第二天講道的,一直到第三天第四天,還有同學向我表示他從我的講章中得幫助。說實在的,現在我會接納這種肯定,也會因為別人的讚美心裡得到安慰,但是我自己心裡明白,我是沒有什麼口才人,也不會藉著肢體語言來幫助講道,過去將近四年以來,我在這裡講道,你們在臺下忍耐,有些時候有人告訴我說:林傳道你今天的講道很好。我告訴你們,那是聖靈作工感動了你們,往往那個時候是我自己覺得最糟糕的一次,從講台下來時,如果地上有洞都會鑽進去,但是這裡沒洞,通常我都躲到廚房或後面辦公室裡面。現在每一次預備講章的時候,一想到你們的鼓勵跟接納,我就不趕隨隨便便的預備,我要把每一個字打到電腦裡面,整理出來印好以後才會放心。能夠服事主的人,並不是因為他們有特別的能力,而是因為有特別的恩典臨到他們。這種特別的恩典是什麼呢?很多時候,神使用你的鼓勵、關懷及接納,幫助對傳道人和執事更願意好好的事奉,為教會的事工付上更大的代價。

最近我們又開始預備改選執事的工作,這幾年的經驗讓我很怕這件事。不曉得是不是當過執事的人常常被罵,每一次跟被提名的會友溝通的時候常被拒絕。或者我們對執事工作的性質不了解,再不然就是不願意服事。我們常會有一種想法,當執事的人必需靈命高超,能力超強,或者是德高望重的人才適合,如果要以這種想法看教會的服事,恐怕連傳道人都很少有資格在教會服事。論到執事的資格,我們常看的一段經文是提摩太前書三章8-12節,『作執事的也是如此、必須端莊、不一口兩舌、不好喝酒、不貪不義之財.要存清潔的良心、固守真道的奧祕。這等人也要先受試驗.若沒有可責之處、然後叫他們作執事。女執事也是如此、必須端莊、不說讒言、有節制、凡事忠心。執事只要作一個婦人的丈夫、好好管理兒女和自己的家。』很多人看到「若沒有可責之處、然後叫他們作執事。」,就害怕了,以為靈命跟行為要達到一個完全的地步,沒有人指責時才夠資格當執事。請問,如果要按照我們自己的努力,使靈命品德達到完全,那還要耶穌基的拯救做什麼?難道我們不是靠著耶穌基督的恩典服事的嗎?

(三)執事要如何服事

執事要怎樣服事呢?從保羅說以巴弗提的這一句話:『因他為作基督的工夫、幾乎至死、不顧性命、要補足你們供給我的不及之處。』我們要提出三個原則來。

第一、擔任執事的人是在作基督的工,不是為自己做的,更不是為傳道人做的。在前面保羅就說,以巴弗提是他的弟兄,是一同作工、一同當兵的。執事和傳道人一樣是服事主的人,我們為主的緣故去關心人、服事人。馬太福音25章中,耶穌設了一個綿羊和山羊的比喻,主對那些可以進神的國的人說,「你們將施捨、供應、看顧、探訪、接待、接納的事,作在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,就是作在我身上了。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、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豫備的國。」樂意的服事是神所悅納的。

第二、擔任執事的人要竭力的服事,保羅用『幾乎至死、不顧性命』來形容。「不顧」這個字的原文在整本聖經中只出現這一次,這一個字是當時賭場裡面的用語,意思是一個人把賭注放下去後,就不能再拿回來,有那種「壯士一去不復返」的意味。這是一種全然擺上的服事,願意盡全力的服事。中國教會有幾個很有影響力的牧師,宋尚節牧師臨死之前曾說:「我為人不如王明道,講道不如倪柝聲,交際不如計志文,但主知道,我將一切都擺上了。」

第三、『要補足你們供給我的不及之處』這句話並不是單指物質的方面,一方面執事是要補足教會對傳道人供給不及的地方,但更重要的是執事要能夠成為傳道人的幫手。沒有一個傳道人是全能的,他有許多盲點,不會處理或看不到一些問題,更不可能傳道人會被所有的人接納,他需要執事來補他的不足。

教會不是屬於傳道人的,也不是屬於執事或會友的。教會是基督的身體,傳道人是這身體的一部份,執事是這身體的另外一部份,會友也是其中的一部份。求主幫助我們,同在一個身體中彼此接納、鼓勵,也補彼此的不足。

 

1995.3.12大安堂主日證道林信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