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9.8.1大安堂主日證道

講員:林信仁

題目:『陷在試探裡的人』

經文:彼得後書2:9-22

 

【聖經經文】

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脫離試探,把不義的人留在刑罰之下,等候審

判的日子。那些隨肉身、縱污穢的情慾、輕慢主治之人的,更是如

此。他們膽大任性,毀謗在尊位的,也不知懼怕。就是天使,雖然

力量權能更大,還不用毀謗的話在主面前告他們。但這些人好像沒

有靈性,生來就是畜類,以備捉拿宰殺的。他們毀謗所不曉得的事

,正在敗壞人的時候,自己必遭遇敗壞。行的不義,就得了不義的

工價。這些人喜愛白晝宴樂,他們已被玷污,又有瑕疵,正與你們

一同坐席,就以自己的詭詐為快樂。他們滿眼是淫色〔原文是淫婦

〕,止不住犯罪,引誘那心不堅固的人,心中習慣了貪婪,正是被咒

詛的種類。他們離棄正路,就走差了,隨從比珥之子巴蘭的路。巴

蘭就是那貪愛不義之工價的先知,他卻為自己的過犯受了責備;那

不能說話的驢以人的言攔阻先知的狂妄。這些人是無水的井,是狂

風催逼的霧氣,有墨黑的幽暗為他們存留。他們說虛妄矜誇的大話

,用肉身的情慾和邪淫的事引誘那些剛才脫離妄行的人。他們應許

人得以自由,自己卻作敗壞的奴僕,因為人被誰制伏就是誰的奴僕

。倘若他們因認識主─救主耶穌基督,得以脫離世上的污穢,後來

又在其中被纏住、制伏,他們末後的景況就比先前更不好了。他們

曉得義路,竟背棄了傳給他們的聖命,倒不如不曉得為妙。俗語說

得真不錯:狗所吐的,牠轉過來又吃;豬洗淨了又回到泥堨h滾;

這話在他們身上正合式。

 

 

七月二十九日有一則社會新聞報導,「一名現役軍人,闖入一處民宅強暴一名未成年少女,並且搶走這名少女的行動電話,這名現役軍人後來被逮捕,他說他其實篤信佛教,平日掛著佛珠項鍊壓制心魔,這次會做錯事,都是因為被心魔控制,不由自主。」

 

禮拜五我們這裡的管區警員來查戶口,因為這大樓前一陣子遭小偷的事,我就跟他聊了一下,這位警員說前一個禮拜在真道教會逮捕到一個小偷,他被抓後供出十三件案子,這只是他還記得在那些地方偷過錢的數字,記不住的還不知道有多少。警察告訴我小偷的名字,這小偷的名字一聽,就知道是舊約聖經中一位先知的名字,看起來他至少是一個第二代以上的基督徒了,也就是說,這個人是從小在基督教的環境中長大。警察說他是因為欠了地下錢莊的債,被逼急了,就利用對教會環境的熟悉,專門到教會裡去偷錢還債。

 

這兩個例子真的叫我們難過,有一些人陷在試探中,宗教信仰不但沒有改變他們,信仰反倒成為利用的工具和藉口。在聖經中很少有像彼得後書二章,用這麼長的篇幅去形容一種人。這種人是將來受審判後要落在刑罰中的人,因為他們陷在試探中不願意悔改,放縱情慾去犯罪,並且也影響別人跟他們走同樣的路。

 

彼得指出,這種人是「隨肉身、縱污穢的情慾、輕慢主治之人的」。在聖經中談到的肉身,通常是指從人類墮落以後,各種身體上的需要已超越了正常的狀態,用人的意志力很難去克制身體中那種不正常的需求,這些過份的需求成為一種「肢體的律」,支配控制人的心志,使人隨從它們的要求而行事,因而生出種種罪行。所以,在這「隨肉身,縱污穢的情慾」,也就是隨從肉體的支配,放縱各種污穢的邪情惡慾的意思。保羅在以弗所書二章,談到我們末信主之前的情形,也是放縱肉體的私慾,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。不但甘願隨從私慾去沾染各種污穢,而且也沒有能力不隨從私慾。人身體上的各種慾望原本是正常的,但罪惡進入人類的生命中之後,慾望被罪性影響而超越正常的規範,就需要控制,不能一味隨從肉體。但一個仍活在罪中的人絕不可能真正的制勝肉體的私慾,身體的私慾是不會滿足的,不會說夠了的;若不加以節制,便會貪得無饜,漫無止境的發展下去。

 

我想大部份的人都去吃過Buffet,面對一大堆的美食,實在是一件很難抗拒的事。我跟美環第一次去美國是跟旅行團去的,我們的導遊身材有點過胖了,我有點想不通他每天安排行程,幫團員處理大大小小的事,體力消耗很大,為什麼還會有那種身材。後來在拉斯維加斯時,看出他過胖的原因了,有一天晚上,行程安排在一個很高級的地方吃飯,在那裡一邊用餐一邊看表演,進餐廳前我聽到他說看過許多次同樣的表演了,他不陪我們吃晚飯了,但當他帶大家到訂好的座位時,經過食物的吧檯時,他猶豫了一下,還是留下來了。食物很精美,表演節目也很精采,我們第一次看到那樣的節目,食物的吸引力就相對減少,但那位看過許多次同樣表演的導遊先生,他來來回回的走了好幾趟去拿食物,難怪他有那樣的身材。

 

我們需要外來的幫助去克服肉體的欲望。有一些人去吃大餐之前,嘗試著用腰帶限制自己的食量,提醒自己什麼時候可以停止繼續吃了,不過很多人都失敗了,因為他們的腰帶上還有好幾個洞可以放鬆。基督徒與非基督徒一樣,都生活在一個不斷刺激身體慾望的物質世界裡,如果我們沒有看見神給我們在世上的使命,我們的注意力就會被物質吸引,只為了滿足肉體而生活。只有被基督所救贖,重生得救的人,有神的生命和聖靈住在心中,纔能藉著神的真道和聖靈的能力勝過肉體。雖然,基督徒也像世人一樣,身上有各種的慾望,並且好些慾望是正常的,但我們不必隨從身上的慾望而行。因我們活在世上的主要目的,不是滿足身上的慾望,乃是滿足神的心意。我們給身體必須的滿足,卻不是無止境地去滿足身體各種的慾望。

 

  陷在試探裡的人,有另一個特點是反權柄。「輕慢主治的人」「主治」原文就是「權柄」的意思,新約共用過四次,在以弗所書和歌羅西書中都翻譯作「掌權的」,在猶大書和彼得後書的意義是指掌權的政府。放縱私慾是一種非常強烈自我為中心的人生態度,當自我為中心加上宗教信仰的因素以後,藉著實現理想改革社會的理由,往往會走向反權柄反制度的路,並且吸引相當多的跟隨者。

 

最近大陸上法輪功的問題鬧得很嚴重,在網路上有不少相關的討論,有人對法輪功深信不已,卻也有人舉出受害的例子。法輪功已經具有一些新興宗教發展的特性了。從二次世界大戰以後,世界各地出現了大量的新興宗教,經濟發展帶來生活上的富裕、社會混亂加上生活壓力,提供了更多新興宗教發展的空間。新興宗教的教義,從佛教、印度教到基督教都有,他們為了迎合人們的需要,便發展出跟傳統宗教完全不同的教義,把傳統宗教的教義做了大幅度的改編,為了吸引大量的信徒,利用神祕主義、特異功能、神通、預言或算命,或者乾脆提倡及時行樂縱慾淫亂,有的以世界末日、大災難、或教主的個人崇拜,威脅利誘吸引或鞏固信徒。日本是一個典型經濟發達,卻人心空虛的國家,到一九九三年為止,便已經有超過十八萬個宗教組織,並以每年出現一百個新興宗教的速度成長著,這些統計還不包括沒有登記的地下宗教組織。

 

彼得用「無水的井、狂風催逼的霧氣」形容假先知假師傅對人的影響。「無水的井」,表示他們虛有其表,既不能有應有的用處,反而有害。井的最大用處是供人取水,沒有水的井對人沒有用,反倒變成一個陷阱,沒有水可以解人的乾渴,便只能絆倒人了。「狂風吹逼的霧氣」霧會阻擋人的視線,使人看不清楚方向而迷。霧氣很輕,它不像雨水那樣能落下灌溉田地,又會阻擋太陽光照射到作物上。霧原本就很容易散開的,沒有甚麼結集的力量,狂風吹逼的霧,更容易被吹散,表示他們很快就會成為過去。

 

最近這些年來,台灣的宗教現象很熱鬧,六合彩造就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廟;有一個從喜瑪拉雅山下來的女子,結合錫克教、基督教和佛教的教義,在台灣吸引數十萬人信她;有一個和尚做了一個夢以後,說他是佛教裡的唯一正宗,只有他才是真的;後來那位去過喜瑪拉雅山的女子,在一次警察臨檢道場之前,躲到國外去了;那位做夢的真佛,在傳統佛教的圍勦下,跑到美國發展去了。一九九五年在中共飛彈演習的威脅下,基督徒中有人從美國預言台灣將出現大災難,一貫道中也有所謂的天師作類似的預言,有某一些基督徒往貝理斯跑,而相信災難預言的一貫道道親去了阿根廷,後來不管去貝理斯或阿根廷的,又都回來了。

 

彼得說,那些離棄正路,走差了的人,是走上了巴蘭的路。巴蘭是舊約以色列人出埃及時代中的一個人物,他當時被摩押人收買,去詛咒以色列人,用計謀引誘以色列人犯姦淫拜偶像。巴蘭的路代表引人進入試探的路。巴蘭自己是一個先知,他是一個明白真理的人,在利益的誘惑下,把以色列人陷入試探中,信仰成了他的工具。

 

兩個多禮拜前,我在第二殯儀館主持一個喪禮,在那個喪禮中只有我跟美環兩個人是基督徒,找我們去辦這喪禮的家屬說,因為過世的人曾經受過洗,所以要用基督教的方式辦後事。我們問他們知不知道他生前在那個教會聚會,他們說他很久前受的洗,也很久沒聚會了,所以不清楚。我跟美環對這事有點為難,一方面對過世的人完全不認識,而且我也沒經驗從頭到尾負責一個喪禮,後來想,這是一個讓一些非基督徒聽聖經信息的機會,就答應他們主持這個喪禮了。等我們答應後,那家人才對我們說出真正的原因,不到一年前他們家有另一個長輩過世,當時用佛教的儀式處理,花了不少錢,他們希望這次不要花那麼多錢,所以想到用基督教的儀式。

 

求神幫助我們,清楚明白我們所信的基督耶穌,所接受的救恩是怎麼一回事。好叫我們脫離試探,不做一個走巴蘭之路的基督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