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歌歌詞

標題/從風中尋回的名字(九)     編號/26     留言時間/Fri Aug 13 20:42:08 2010
作者eli     作者網址http://
 

那一天,教會的老姊妹把光碟、她先生的一篇文章及一本小冊子送我。回家後,我迫不及待的打開那本小冊子,尋找我想找的那個名字,我沒有從頭開始找,而是估計伯父大約在哪個年代被槍決,從那裡開始找起,不到兩分鐘就找到了。

看到一則新聞報導,今年(2010)大陸武漢六月間舉行的中考(大概相當我們的高中聯考吧),以張曉風女士在1975年所寫的文章《念你們的名字》作為現代語文的題目。很好奇曉風女士那篇文章寫了什麼,便上網找來讀。比較讓我注意的內容是,曉風女士把那年陽明醫學院錄取的名單,按文名字的字面分類解讀,揣摩奈些孩子的長輩,對他們孩子的期待、願望或反映出上一代的情懷。曉風女士在文中說:「我常常驚訝,為什麼世人不能虔誠的細味另一個人的名字?為什麼我們不懂得恭敬地省察自己的名字?每一個名字,不論雅俗,都自有它的哲學和愛心。如果我們能用細膩的領悟力去叫別人的名字,我們便能學會更多的互敬和互愛,這世界也可以因此而更美好。」

找到伯父的名字後,開始看小冊子裡那份名單中的一個個名字、受難時的年紀、性別、職業、和籍貫。先從籍貫談起,如果以本省人和外省人來區分,受難者的人數是不相上下的;如果以職業來看,從社會精英到基層的販夫走卒都有;如果以年紀來統計,則以20-40歲的年齡最多;受難的男性遠多於女性。名字呢?

我覺得這些名字是無法分類或作區隔的,哪一個名字的源頭不是背負著上一代的心?哪一個名字何嘗不是代表著一個曾經活蹦亂跳的生命?但這些名字不像1975年考上陽明醫學院的那些名字,被一個作家寫成文章,發表在報紙上,家人看到時會有何等的歡欣及榮耀感。如果這些名字在他們出事時,登上了報紙,他們的家屬只有悲痛及羞恥感。這些名字有好長的年日,成為好多家庭不願意提起的名字,因為只要提起這些名字,家人的淚水就止不住的流出來,誰願意再提呢?

我曾問過我的父親,你是不是有一個哥哥,叫xxx,他冷冷的回答說:「沒有這個人。」我不知道是「現在」沒有這個人,還是「從來」沒有這個人?

小冊子裡,被槍決名單中一共有1256個名字,如果加上在監獄中死亡的14個人,則一共有1270個名字。名單後面有一段註解說:「上列名單根據官方檔案槍決公文書、判決書初步整理而成,所列資料難免有誤,有待繼續增補。」

 
作者來自/218.166.124.102

上一篇     下一篇
我要留言     回留言版


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