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歌歌詞

標題/從風中尋回的名字(七)     編號/24     留言時間/Thu Aug 12 00:33:04 2010
作者eli     作者網址http://
 

小時候最快樂的事,莫過於去姑媽家了,因為他們家除了養著一隻很會生的狐狸狗外,還養了幾隻豬當副業。印象最深的三件事是,和狗玩、聞豬的臭味,還有姑丈會帶我去小港糖廠吃冰棒。一直以來都以為,父親這邊除了堂叔之外,就只有姑媽一個親戚。後來才知道,事情並不是這樣子的。在不知道多少年以前,有一天…

兩個小孩子沿著窄窄田埂移動著,剛插好秧的水田倒映出一瘦一胖的身影,事實上,那個比較胖的身體,是因為身後還用布巾揹著一個還不會走路的小妹,如果放下那個娃娃,這個影子不但比另一個瘦,還矮了一大截。做哥哥的帶著妹妹走路,妹妹揹著更小的妹妹,三人兩個影子,默默的向著家裡走去。

當這對專心走路的孩子,發現對面來了一輛牛車時,已經來不及閃躲了,哥哥被擠下水田裡,細細的雙腳沒入爛泥裡直到膝蓋,而妹妹一不小心倒在水田中,仰著倒下去的。駕著牛車的人只丟下一句話,就繼續往前走了,他罵道:「猴死囝仔,行路袂曉卡注意ㄟ喔!」

當這對兄妹父相扶著,重新站上田埂後,只擔心帶著滿身的泥漿回家,又要被責罵一頓了。他們把小妹妹從布巾上解下來,放在田埂上,在忙著打裡身上的泥漿時,還很慶幸小妹妹安安靜靜的閉著眼睛沒有哭鬧……

我原本應該有兩個姑媽的,但只認識了一個。我本來應該要有奶奶的,但那對兄妹被擠到水田後不到兩年,在哥哥大約九歲的時候,她生了大病,也沒了;我本來也應該是有一位伯父的,但在他的弟弟妹妹出事時,他跟著日本軍隊不知道到哪裡去了。我最近才知道,他三十歲那年,也沒了。他沒了那一年之後,又過了十年,我才開始存在在這個世界上。

那一對大哥不在,沒了媽媽的兄妹,爸爸又成天借酒消愁,什麼事也不想理,鄰居開始欺侮他們。事實上,那些鄰居也都是親戚。當這個哥哥從灌溉水田的圳裡捕了一些魚回家,還沒進家門就被看見的長輩叫過去,然後把魚簍裡最大的那幾尾拿走,才放他回家……。同輩的孩子中,除了一個堂弟,會偶而帶一點食物給堂哥堂姊外,其他孩子看到他們兄妹,就對他們喊著說:「無老母ㄟ!」

後來這個哥哥長大以後,是那村子第一個跑到大城市討生活的人,當他安定下來後,把他的堂弟也帶出來到大城市發展。他就是我以為除了姑媽以外,父親這邊僅有的第二個親戚。


 
作者來自/218.166.123.107

上一篇     下一篇
我要留言     回留言版


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