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歌歌詞

標題/從風中尋回的名字(三)     編號/20     留言時間/Thu Aug 12 00:30:47 2010
作者eli     作者網址http://
 

在初春的寒風中,姑媽坐在我開的車上,她用了了一樁心願語氣說:「我們能做的,都做了,事情這個樣子,也該是定數吧。」姑媽開始講故事給我聽。

那一年她大約二十歲,我的父親大她兩歲,他們接到當局的通知,要去台南領回哥哥的骨灰。年底前兄妹二人一起坐票價最便宜的客運車,從高雄抵達台南時已經夜了,他們不知道那個晚上要住哪裡,在街頭上不知道晃了多久,姑媽看見一間教堂,那時候她已經信耶穌了,我的父親還沒。她對她的哥哥說,我們去問那個教堂的牧師,可不可以借住一宿,否則在街上晃到天亮,沒累死也凍死了。

兩個人去敲了教堂的門,姑媽告訴那位應門的牧師,他們兄妹為何事從高雄來到台南,今晚需要一個休息的地方。姑媽說,那個牧師不講一句話,直接讓兄妹二人進教堂去。我問姑媽,為什麼那位牧師不講話?她說:「因為我沒有編出一套說詞,而把實情講了出來。在那個時代,面對被槍決者的家屬,誰敢說什麼?肯幫忙的,都是直接做了,不需要說多餘的話。」

兄妹二人領了大哥的骨灰後,回到家鄉,為死去十多年的母親撿骨,然後把兩個骨灰罈葬在一起,所以在那個老墳場中,我找到唯一有兩個骨灰罈放在一起的墳墓,很有可能就是了。姑媽轉了話題,她說小時候阿公和阿嬤的感情不好,一天到晚吵架,從小她最常聽到的一句話是:「死了也不要和你在一起。」這句話是阿嬤講的。姑媽哈哈一笑說:「今天找不到他們的墳墓,應該是阿嬤的意思,我們就尊重阿嬤好了。不然找到了,你爸爸和他們在一起,會被吵到受不了的,以後我也不想和他們住一起。」

我想繼續問姑媽有關伯父的事,但她帶著鼾聲的氣息伴著車窗外的風聲告訴我,她安然入睡了。

 
作者來自/218.166.123.107

上一篇     下一篇
我要留言     回留言版


回首頁